回訪全球最驚險景區 中國奧陶紀越來越驚險

時間:2019/11/15  作者:深圳海外國旅

去重慶旅游要多少錢


去年3月,外媒評出了全球九大最驚險高空項目,包括在3438米高空的瑞士盧達本納籬笆隧道、中國華山的“長空棧道”和奧陶紀景區的“步步驚心”等上榜。

一年半后,當記者回訪重慶奧陶紀景區時,發現“步步驚心”的難度系數已經不算啥了,而更多景區也在不斷地突破“最驚險”的極限。

如果現在再來評“全球九大最驚險高空項目”,又會是怎樣的結果?

 

   “全球九大最驚險”是一種怎樣的體驗

   外媒去年所評的“全球九大最驚險高空項目”——瑞士盧達本納的籬笆隧道,位于2438米的空中,人必須匍匐前進才能通過隧道,目光只能直視山腳,加劇恐懼感,隧道旁還有一條玻璃棧道;在伊瓜蘇大瀑布巴西一側的觀景臺上,拍攝一張探出身體的俯視照片,感覺就要掉進瀑布里;在美國約塞米蒂半圓穹山峰頂上,攀爬121米長、幾乎90度垂直于地面的繩梯,這塊巨石也是全球攀巖愛好者的圣地。

還有兩個“項目”則是兩種體驗方式。第一種是空中餐廳,“餐臺”被吊裝在半空中,顧客被綁在安全帶上用餐,比利時布魯塞爾等40個城市有這種空中餐廳,一頓晚餐一個人就得上萬元。第二種是機翼行走,那不是普通人玩的了,這更像是特技表演。

中國上榜的重慶奧陶紀景區的“步步驚心”,是一條長約15米,建在懸崖外的鏤空平臺,人吊著保險繩走過去;華山長空棧道,離地1524米,這個著名的棧道位于華山南峰東側山腰,系萬仞絕壁上鑲嵌石釘搭木椽而筑。

中國這兩個項目去玩一次,比較容易實現,但全球另外“七大”就得有錢有閑了。

 

   “步步驚心”升級后難走完

   一年半的時間,全球不斷冒出全新的刺激項目,比如今年奧斯卡高分影片“徒手攀巖”,就把徒手攀爬酋長巖這樣“不可完成的任務”進行了真實描寫,看得人心驚膽戰。

酋長巖對普通人遙不可及,而當記者近日再次來到奧陶紀景區,卻發現今年夏天才開放的“步步驚魂”,已經取代“步步驚心”成為了“最驚險”。

“我們把‘步步驚心’用鋼柱支撐的鋼板,變為了用鋼繩兜底的木板,人踩上去,是晃的,這就是‘步步驚魂’,這考驗的不僅是膽量,還有力量。”現場工作人員說,“腳下的百米懸崖會放大這種恐懼,減少腿腳的力量。”

在懸崖外晃一晃,對部分參與者的心理壓力是巨大的。記者注意到,在用鋼繩加木板搭建的“步步驚魂”上,基本上每五個參與者,就有一個在踩上了第二塊木板后,打起了退堂鼓,因為已經晃得走不下去了,雖然他們的背上掛著雙層保險繩。

也有走到第三塊木板才發現走不動的,記者本人就在這里止步,“你不該停下來,一旦停下來,腳下的抖動就無法停下來。”工作人員笑道,“正確的通關方式,是沖過去。”

確實,“步步驚心”好走,“步步驚魂”難行,就算現在再來排一次“全球九大”,中國的奧陶紀一樣會入選。

 

不斷刷新的挑戰欲

近一年來,我們在抖音等視頻平臺上,發現了越來越多的驚險項目,而游客對這些新奇特的驚險項目也趨之若鶩,比如此前視頻平臺出現的韓國的超級旋轉跳樓機,有人認為這只是動畫特效,而身邊朋友發的朋友圈,已經不乏跳傘、南極探險、洞穴求生的視頻和照片。

據說,今夏在奧陶紀和“步步驚魂”一起出現的,還有兩種寬度的懸崖獨木橋,也就是在懸崖外走平衡木,“最初,25厘米寬的獨木橋很容易就挑戰完成了,玩的人不怕,而15厘米寬的獨木橋玩的人走得戰戰兢兢,但看的人出奇的安靜。”趙志丹說,獨木橋項目挑戰性沒有達到景區的要求,所以沒到國慶黃金周都取消了。

記者注意到,奧陶紀比“步步驚心”嚇人的項目,已經不止一個,21米和18米的“懸崖秋千”,相當于把人從7層樓高,像鐘擺一樣從懸崖內拋向懸崖外,坐的人叫得撕心裂肺,讓觀眾聽著都倒吸一口涼氣。

奧陶紀即將開放的60米高的“跳崖機”,將一個巨型的跳樓機安設在懸崖邊,增加了視覺上的落差,讓參與者失重下墜的時候,感覺自己會掉下懸崖。

“如果說步步驚心的挑戰難度是1.0,那么步步驚魂和21米懸崖秋千就是2.0,即將開放的60米跳樓機是3.0。”奧陶紀景區負責人趙志丹告訴記者,“我們并不是一個項目能入圍全球九大最驚險高空項目,而是多個項目都能進入,我們是懸崖項目的聚集地,如果把整個景區當做一個項目,我覺得這個景區都能排進‘九大’。”

除了奧陶紀景區,國內眾多景區也在“驚險刺激”這條路上努力嘗試著,比如貴州的一處深坑蹦極,就模仿了新西蘭皇后鎮的山谷蹦極,讓游客體驗到自由落體的窒息感。

越是在其他地方玩不到的原創驚險項目,越是讓人有挑戰欲,而這也成為了景區吸引客流的新風口。今年若再評“世界九大最驚險高空項目”,來自中國的項目可能會更多。


重慶旅游報價


(文章來源于網絡收集而來,版權歸原創者所有,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)

重慶旅游攻略
体彩江苏7位数18118